2017年1月12日,母亲走了,享年87岁。谢谢各方关心关怀关爱和帮忙,让她老人家入土为安🙏


       母亲信仰耶稣,感谢传道士在母亲临终的祈祷,一母亲睁开眼睛一直听到最后!母亲穿着我女儿女婿给准备的一身从里到外的白衣白裤白袍白盖,那么漂亮安详。感谢唱诗班在母亲回到五常民乐老家时,又唱圣诗安慰母亲的心灵。


       感谢乡亲,为我母亲安葬,在头一天晚上就往墓地里运送稻皮稻壳,点燃烧热融化冻土,当天起早挖土修墓更是顶着三九严寒,不言辛苦。他们多有跟我同辈的,尊称母亲为黄四娘。在他们心目中,黄四娘是勤劳平和友善明理和慈祥的,温良恭俭让,是乡里乡外的楷模!


       感谢我的领导同事同学朋友,那天早上‪4点半‬就赶到殡仪馆,陪同我们扶灵的兄弟姊妹,6点就从哈尔滨出发,一路护送母亲回到五常民乐老家。


        安葬那天,天下着清雪,空中一派茫然,大地铺上洁白。直到三天后圆坟礼毕,云雪散去,蓝天如洗,清澈干净!


        感谢亲友们前来吊唁!

        感谢亲友们以其他各种方式表达的慰问!


       母亲自从嫁给父亲,就进入一个十几口人的大家庭。爷爷是建村之主也是一家之主,奶奶不在了,太奶眼睛失明。两个姑姑刚刚可以帮手,两个叔叔却是天天嚷嚷说不清蜂妹(蜂蜜)的年龄。爷爷的三弟去世留下一男一女,比两个叔叔略长。母亲的家务极其繁重。后来,我二伯年纪轻轻病逝留下两女,也得母亲拉扯培养。爷爷的妹夫有病,爷爷又将他们一家接回旱泡子,给他们土地,给他们盖房子,那时候我父亲虽然总排行老四,却已经没有二伯可以依靠,就担当起老大的重任,母亲的活儿计自然更是加重。母亲生养我们兄弟姊妹六人,供养5人上大学,还得跟随父亲打鱼种稻,积劳成疾,临终前仍不忘嘱咐孙女紫岩今年要考清华!


       感谢我的兄弟姊妹,平时常常能来母亲面前尽孝或者接到自己家中,小妹虽然有病在身,夏天却极力挽留母亲她身边享受鱼米稻乡的安逸清闲。尤其要感谢我的老婆于教授,三十年来,几乎每到冬天,就将我父母接到家中,让他们享受温暖和跟我们在一起的快乐🙏


       回首自己对母亲的照顾,也有不周,也有遗憾。为防止母亲心脑血管疾病,我遵照医嘱,给她买波利维、立普妥等最贵的药品作为常用药,从而使母亲长时间保持了较好的身体状况。可是当她感冒不吃药,或者不按时服用常用药的时候,我因为焦急而说话声音过大语气过重。今天看到一篇短文写到父母四不责中有一条就是父母有病不责!这一点,我做得不够好!让母亲不安了!最能够让我心安的是,母亲终于如我所愿,在六个孩子中选择在我家离世由我养老送终🙏


       我父亲早在12年前去世,回想依然难受,如今我母亲刚刚离开,我心神不定,但愿他们天堂相会,得到安息🙏


       有妈的孩子是个宝,以后我是没妈的孩子啦!


      从此,我要学会自己长大!
      

      


评论(1)
热度(5)
©黄文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