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合并百年(转发)

       中日之间的历史问题至今还没有得到真正的释怀。相对于中国而言,日本与韩国之间的历史恩怨更加复杂、纠结。如果说中日之间的过节是侵略和反侵略的战争关系,韩国人对日本的情绪干脆就是亡国之恨。今年8月22日是日韩合并100周年,日本政府已经开始探讨如何向韩国国民表达对以往殖民统治的歉意问题。日方希望通过顾及韩方意愿的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对历史问题做一个了结。

  与此同时,日本和韩国均参与到了美国主导的“黄海军演”当中,两国之间是事实上的盟国。日本和韩国的结盟,却是针对100年前同属“大韩帝国”版图内的朝鲜。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看看地图不难发现,朝鲜半岛处于东北亚地区地理上的核心位置,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必然成为几个大国博弈的中心。今天,朝鲜半岛的北方有强大的俄罗斯、西面是崛起的中国、东面是强邻日本,此刻,美国第8集团军、第7航空队约28500人就驻在韩国的土地上。历史上,几个强国在东北亚地区的博弈,常常使朝鲜处于国家危亡的边缘。朝鲜不得不陷入朝秦暮楚的尴尬境地。今天,无论是朝鲜还是韩国,均抱有国家统一的诉求,而在东北亚复杂的战略格局下,这一诉求真是难比登天。

 

纯宗皇帝交给李完用的《全权委任状》

  “事大主义”引来亡国之祸

  1862年,朝鲜国王哲宗去世,哲宗无嗣,由旁系李熙即位。李熙年幼,其生父大院君摄政。正是这种不正常的继承给朝鲜埋下了祸乱的种子。19世纪70年代初,李熙在闵妃的操纵下迫使大院君隐退,实现亲政。朝鲜形成了闵妃和大院君两个政治集团,它们的斗争使得朝鲜的国内政局愈发不稳。

  1876年2月,日本威逼朝鲜缔结《江华岛条约》,该条约成为朝鲜近代史中的第一个不平等条约。不久,列强群起效仿。朝鲜被迫陆续与美、英、德、意、俄、法、奥、匈、比利时、丹麦等国签订不平等通商条约。此时,朝鲜王朝仍属于中国的藩属国,受到中国的庇护,但自身受害的中国也效仿列强在朝鲜设立租借地,拥有很多特权。朝鲜人无力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眼看着国家被大国利用。

  1882年朝鲜大旱,人心浮动,日本趁机支持大院君,策动暴动军人把矛头指向闵妃,闵妃出逃大院君再次执政。

  清政府了解到朝鲜的动乱,为防止日本借机入侵朝鲜,随即派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和候补道马建忠率三艘军舰前往朝鲜。并照会日本,称朝鲜为中国属邦,日本不要采取激烈行动。8月20日,淮军宿将吴长庆率军到达马山,两日后,吴、马约请大院君赴清军营地会谈。寒暄后,大院君被告知速去天津听旨,8月23日乘济远舰赴天津。随后大院君被囚禁于保定。

  丁汝昌和马建忠果断地在日本采取行动之前出手,使清政府在朝鲜问题上出于主动,并指示朝鲜政府与日谈判,化解危机,同时罢斥大院君亲信,镇压起义领导人。此次政变史称 “壬午兵变”。闵氏集团的重新掌权引起日本的极大不满。日本不甘心在朝鲜的失利,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日本趁中国无暇他顾,在朝鲜策动政变,妄图控制朝鲜。

  1884年12月4日晚上六时,开化派首领任邮政局总办的洪英植以庆祝邮政大厅落成,邀请政府官员和各国驻朝使节赴庆祝宴。席间,厅外突然失火,宾客纷纷离席察看。埋伏在四周的开化党徒一拥而上,把亲华派大臣闵泳翊乱刀砍倒。叛乱分子大呼清军作乱。金玉均等迅速冲进王宫,迫令国王写出“日本公使来卫朕”的敕书,由朴泳孝持敕书引日使竹添带兵入宫,把国王、闵妃软禁于景佑宫,并组成新政府。当时清政府派驻驻朝鲜的钦差袁世凯当机立断,集合庆字营,并联络自己负责编练的朝鲜新军入宫解救国王。庆字营和朝鲜新军很快攻入景佑宫,在袁世凯的策动下,曾由他教练的朝鲜部队数百人倒戈,合力打击日军和叛军。竹添败逃日本使馆。次日上午,国王被护送至袁世凯军营,组成了以沈舜泽为首的新政府。日使竹添则率使馆人员、驻军和金玉均、朴泳孝等叛乱骨干逃往仁川。

  在两个回合的较量中,清政府都占了上风。经过壬午、甲申两次政变,证明在朝鲜,中国势力明显优于日本。甲申政变后,中日在半岛的对立更加激烈,中日之争使朝鲜进一步成为东北亚政治风暴的中心,但忙于内斗的朝鲜统治者不明世界大势,缺乏治国方略,无力把处于危境中的国家引向富强的道路,仍是延袭千百年的“事大主义”,一味投靠大国,寻求保护,终于引来亡国之祸。

  1894年7月23日,日军突然占领朝鲜王宫,推翻闵妃集团,扶植大院君政权。25日,在日本的授意下,大院君宣布废除与清政府的一切条约。同一天,日本不宣而战,甲午战争爆发。开战后,日本与朝鲜缔结了“日朝盟约”,即对中国的攻守同盟。

  1895年4月,甲午战争结束,清王朝战败,双方签订《马关条约》。中国承认朝鲜独立,从此退出朝鲜。甲午战争标志着东北亚传统朝贡体系的最终瓦解,也标志着该地区力量结构的决定性变化,中国丧失在东北亚的传统大国地位,朝鲜沦为日本的地盘,而日本迅速崛起,开始以强国的身份出现。

 

日本特使伊藤博文(车中左)和驻朝鲜日军司令长谷川好道(车中右)在朝鲜巡视

  日俄角力下苟安的“大韩帝国”

  甲午之战使朝鲜对中国彻底失去了信心,他们看到俄国的干涉下日本被迫将辽东半岛交还给中国,就企图利用俄国来牵制日本。朝鲜向俄国的靠拢使其在朝鲜的势力越来越大。在这种情况下,1895年10月8日,日本策动政变,杀死闵妃并清除了宫中的亲俄派势力,史称“乙未事变”。

  据一位俄国军官的回忆:“当日拂晓,日本人安达谦藏带领30余名日本浪人持武器,杀入景福宫。日本浪人冲进高宗居住的坤宁殿和闵妃居住的玉壶楼,逢人便杀。高宗被这突如其来的血腥场面惊呆了,战栗不止,几乎昏厥。一个名叫中村楯雄的浪人看到一个女人慌忙逃避,便追上去揪住头发挥手一刀,另一个赶来的暴徒顺手又砍了两刀,女人呻吟着倒在地上。因为这些日本暴徒们谁也没有见过闵妃,对是否已杀死闵妃没有把握。一个日本浪人便用刀架在一个宫女脖子上令其指认。该女颤慄着说闵妃额部有一痕志。日本人遂复查地上的各个女尸,终于发现中村砍杀倒地者就是闵妃。后经多名宫女辨认无误后,日本暴徒把尚未断气的闵妃扒光衣服污辱,然后搬到院中松林里,泼上汽油焚烧。为灭痕迹,焚烧后他们又把残骸抛进了水池里。”

  乙未事变后,高宗带着儿子纯宗逃离朝鲜到俄国避祸。俄国为妥善协调与日本在朝鲜的利益,于1896年5月,缔结了《小村-韦伯协定》,达成了“劝朝鲜国王还宫”、“任命适当的人物任阁”、“日本驻朝宪兵不超过200人”等条款。

  1896年6月9日,日俄又在莫斯科缔结了一项新的协定,其中包括:共同援助,帮助朝鲜财政改革;将军队警察组织委托给朝鲜;日本继续管理占有的电信线路;俄国保留架设从汉城到国境的电信线的权利;承认国王继续滞留俄国使馆,直到组成朝鲜国王的护卫队为止。1896年9月12日,朝鲜国王还宫,将年号改为“光武”,同年10月12日称皇帝,改国号为“大韩帝国”。

  在外交的背后,日俄两国都做着军事上的准备,双方都不遗余力地修筑铁路、占据军事据点,以保证军事上的优势。而“大韩帝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强邻在自己的土地上备战。可以想见,日俄之间无论胜负如何,倒霉的只能是韩国。

 

1910年代,日本儿童和朝鲜儿童在朝鲜的街道上

  日俄开战,朝鲜半岛落入日本手中

  1904年2月,韩国无奈地看着日俄战争爆发,为了不卷入纷争,早在1903年9月,韩国皇帝要求在两国开战之际保障韩国的中立地位。但日本完全无视这一点,在向俄国宣战前两天就派军队从仁川登陆,日军共有一万余人集结至汉城。开战后2周,在韩国实际已被占领的情况下,缔结了《日韩议定书》,迫使韩国承诺:日本“可以临机征用军事战略上认为需要的地方”。等于占领了韩国。

  随着战局的进展,日本开始策划把韩国变成保护国。1904年5月,日本做出了要在军事、外交、财政上扩大权利并获得保护实权的决定,与韩国缔结了《第一次日韩协约》,控制了韩国的财政和外交。接着,日本于1905年4月掌握了韩国的通信事业,并在日俄媾和会议期间,独占了韩国海上、河流的航行权。

  日俄战争以俄国的战败而告终,俄国退出了在东北亚地区与日本的争夺。日本吞并韩国只是时间问题。1905年10月,日本决定实施并确立对韩国的保护权,任命伊藤博文为大使。韩国被迫签署了《第二次日韩协约》,彻底丧失了独立外交权。同时,日本在汉城设置了统监等职能机构,把韩国变成了其保护国。1905年12月21日,日本公布了统监府的官制,规定统监直接隶属于天皇,在京城设置统监府,在各要地设置理事厅。

  1907年6月,荷兰海牙召开了第2次万国和平会议,主张排日的在韩美国人哈尔巴德也来声援,使者们向各国委员散发了抗议书。但韩国的外交根据条约由日本政府代替行使,所以没有得到列国的关照。韩国朝廷的企图非但没有实现,反而使日本强化了对韩态度。统监伊藤博文把这次策动的责任归咎于韩国皇帝,并认为韩国方面违反了协约。总理大臣李完用劝韩帝让位,7月19日,高宗发出了诏书,将帝位让与了皇太子李坧(顺宗)。

  日本政府在海牙密使事件后,意识到不仅要掌握韩国的外交权,而且有必要掌握韩国的内政权。1907年7月,韩国被迫签署了《第三次日韩协约》。根据协约,统监指导韩国改善施政,制定法令、行政上的处分和高等官吏的任免也必须得到统监的许可,从而使日本掌握了韩国内政的全部权力。

 

大韩“荆轲”安重根

  “荆轲”得手,大韩亡国

  1909年10月26日,哈尔滨火车站周围被荷枪实弹的日本士兵层层把守,戒备森严。日本士兵准备列队迎接一个重要人物——日本枢密院院长、朝鲜统监伊藤博文。上午9时,伊藤乘坐的火车缓缓开进了哈尔滨站。他此行的目的是解决日俄在铁路上的争端,特地到中国东北与俄国财政大臣戈果甫佐夫进行谈判。当专列停稳后,在站台上伫立久候的戈果甫佐夫赶忙登上豪华的特等车厢,欢迎贵客的到来。接着,伊藤博文在戈果甫佐夫的陪同下检阅了仪仗队。当一行人向出站口走去时,伊藤博文走在了最前面。这时,一位身着西装、头戴鸭舌帽的青年男子,突然从欢迎人群中冲进警戒线朝伊藤博文连开三枪。刺客怕打错了人,又向跟随伊藤博文的几个日本人开了四枪,场面顿时大乱。刺客抛掉手枪,用俄语高呼三声:“高丽亚乌拉!”(朝鲜万岁)然后从容被捕。这名刺客叫安重根,据其事后交代,他曾与“高丽复仇团”商讨过刺杀伊藤博文之事,甚至曾想过去东京刺杀,但感到成功的可能性不大。因此一直在黑龙江游走,在韩国人中宣传爱国思想,寻访有志之士,希望能为韩国独立做些事情。然而,事与愿违,这次刺杀却加速了韩国的陷落。伊藤博文的遇刺,成为日本完全吞并韩国的绝好借口。

  以伊藤被暗杀为契机,合并韩国的问题有了进展。1910年7月,继伊藤博文之后任韩国统监的寺内正毅向李完用首相提交了关于日韩合邦的备忘录,李完用在请求寺内考虑国号、帝室的待遇、官吏的处置等问题的基础上,进宫向皇帝上奏了统监的意向,并取得了同意。李完用获得了纯宗皇帝对日缔约的全权委任状。

  值得注意的是,在签署《日韩合并条约》过程中,纯宗皇帝唯一批准的文件就是李完用的全权委任状。 1910年8月22日,在寺内正毅统监和李完用首相之间签署了关于日本合并韩国的条约。一周后,条约正式宣布。至此,具有4000余年悠久历史的韩国完全为日本所吞并。随即,日本的韩国统监府改为朝鲜总督府,开始了长达35年的殖民统治。

  在大国的摆弄中尴尬复国

  在1943年11月的开罗会议上,罗斯福、蒋介石和丘吉尔共同签署的《开罗宣言》对朝鲜问题是这样说的:“我三大国念朝鲜人民所受之奴役待遇,决定在相当期间,使朝鲜自由独立。” 1945年2月的雅尔塔会议再次谈到朝鲜问题。2月8日罗斯福与斯大林举行会晤,在两人谈过苏联参加对日作战的条件以后,罗斯福提出讨论领土托管问题,并向斯大林提出,在朝鲜人民做好自治的准备之前,“朝鲜要由一个苏联代表、一个美国代表和一个中国代表实行托管”,“托管期愈短愈好”。

  1945年8月,时隔40年之后,俄国人又来了。在得知日本决定投降和苏军已大举“涌进”朝鲜半岛的消息后,美国人坐不住了。8月10日深夜,美国国务院、陆军部和海军部协调委员会在五角大楼举行紧急会议,讨论朝鲜问题。会上,国务卿邓恩提出美国军队应赶到尽可能北面的地区去受降,但由于现实的困难,最后决定搞出“一条尽可能向北推进”,但又不致“被苏联拒绝”的界线。就这样朝鲜半岛被新的世界强权“偶然的”以北纬38度为线分成了2个部分,进而形成了今天的朝鲜和韩国。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三千里江山又成了大国的角力场,最终导致冷战的阴云始终绯徊在半岛上空。

  今天,韩国经济实力排名世界第11位,拥有世界上最庞大的造船工业,在芯片、软件等高新技术领域有一定的优势,尤其对自己的民族文化有着极强的自豪感,赢得了国际社会的尊重。而朝鲜则经济凋敝,民生困苦。“天安号”事件波澜未平,美韩军演刚刚结束,想起100年前的亡国之痛,韩国和朝鲜和解的前景一片渺茫。

  作为在大国夹缝中生存的“弱小民族”,很多韩不但精通英文、还掌握中文、日文和俄文,可见这4个国家都是韩国人不得不面对的大国。 

 

      来源:《文史参考》

      

         编撰|纪彭  2010年09月14日15:02  人民网>>文史>>《文史参考》>>文史参考第16期   (责任编辑:肖静)

 

评论
热度(5)
©黄文鹏 | Powered by LOFTER